蝉动_第十二节审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二节审讯 (第1/3页)

  左重假装低头看档案,想晾一会何逸君,看看她会怎么样,结果何逸君没有任何反应,两眼直直的盯着水泥墙,毫无生气,就像是一个....死人。

  见没有收获,左重突然正色问道:“何小姐打扰了,为什么你的资料没有旁证,你的父母和亲友都去哪里了,我们的人没找到你资料里的地址,你需要解释一下。”

  “我父母前年已经死了,同学、师长、朋友、邻居都死了,没有人能证明我的话,如果你们不相信,那就枪毙我吧。”何逸君依然面无表情。

  恩?左重将笔放下靠在了椅背上,点上了一支烟看着何逸君,他不说话,宋明浩和邬春阳也不敢说话,审问室里一片安静。

  “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过了良久,左重吐出一口烟,看着何逸君,不管是真是假,即使不道德不愿意,这话他必须问。

  何逸君沉默了一会说道:“我父母是热河人,很久之前就在沈阳做生意,前年我来舅舅家探亲,日本人那年进了沈阳,杀光了一条街的人,烧光了所有东西。”

  她就是像诉说别人的故事:“我无处可去,又不想寄人篱下,舅舅就推荐我来当服务人员,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。”

  前年,那就是民国二十年了,日本人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,并嫁祸于中国军队,日军以此为借口侵占沈阳,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。

  在后世或者在金陵,这就是一段文字,一个新闻,可对于三千多万同胞,那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和痛苦。

  左重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,想要发泄出来,宋明浩和邬春阳也放下了手中的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过了好一会,左重强忍住怒气:“何小姐,我们会通过其他方式来证明你的话,谢谢你的配合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何逸君被带了出去,左重拍了一下桌子:“狗日的,都是畜生。”

  “唉,组长,这种事太多了。我老婆的亲戚也是从东北逃难来的,日本人干的事,没法提。”宋明浩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不说了,办正事,下一个,顾兰。”

  左重告诉自己,抓紧时间把间谍找出来,这才是对那些无辜受害者最好的祭奠。

  顾兰被带了进来,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,满是沧桑的脸,根本不像是二十多的人。

  左重注意到她粗糙的双手,这符合她清洁工人的身份特征,手足无措说明她的惊慌。

  可是,左重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顾兰在看到自己时,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仇恨。

  是的,仇恨,虽然转瞬即逝。

  如果是惊慌,不屑或者逃避都正常,但为什么是仇恨?难道她就是间谍?可日本人跟自己有仇吗,左重心中满是疑问。

  再次打开顾兰的档案,一切都很清晰,父亲是楚州一个读书人,小时候也算富足,后来家道中落,帮佣为生。

  民国十六年后突然失踪,据她说是被人拐卖到西南大山,二十一年逃出来回到家乡,发现亲友都

  新顶点小说阅读网址:m.xddxs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