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妖师(小鸽哥)_十二:不见红药立桥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十二:不见红药立桥头 (第1/3页)

  轿边,城隍庙庶务捧着那卷黑牛角轴白绫封命,看着那个拦路的男人,不禁眉头一皱,见过拦婚驾要钱的泼皮,倒从未见过敢拦神驾的,心道好大的狗胆。

  左边一名轿夫喊道:“赶紧让开!”

  李蝉看了一眼轿夫,目光扫到北襄崔氏的两个客卿身上。

  轿夫被那目光一扫,好像被刀刮了一下,气势不由一滞,又见李蝉移开目光,完全无视了他,一下恼怒起来。

  他放开肩上圆木轿杆子,把裤腰带扎紧,大步迈向李蝉。抡起雄壮黝黑的膀子,朝李蝉头上扇去。

  啪!

  李蝉抓住轿夫的腕子,轿夫惊了一下,用力往回抽,手却纹丝不动。

  轿夫情急之下一脚踹出去,李蝉侧身躲开,轿夫只觉手腕被顺势一带,一个趔趄和李蝉错开了身位,还没来得及稳住下盘,膝盖窝像被枪尖一戳,钻心剧痛!

  噗通跪倒在地,浑身颤抖,再也站不起来。

  围观者哗然。

  只是个寻常力士,李蝉低头瞥了轿夫一眼。

  练武大致可分成五个层次,练皮肉后练筋骨,再练血髓,以至于到达先天乃至神变境界。

  这轿夫在第一个层次。

  其余三名轿夫见状,齐齐放下骄子,一人冲向李蝉,一记凶猛的直捣黄龙冲向面门。另外两人却绕到侧后方扑了上去。

  三人都膀大腰圆,皮糙肉厚,以多打少的情况下,拼着挨几下打逼近对手,任对手动作敏捷,也能擒抱控制住!

  主攻的那位轿夫见李蝉后撤了半步,以为李蝉露怯,不再留力,拳头去势更凶猛了三分。

  不料眼前一花,李蝉鬼魅般侧到他身边,仰头躲开这一拳,不知何时已一手扯住他的手腕,一手自他腋下刺入,锁住他的喉咙,如引弓一般!

  轿夫喉头一窒,那只铁钳般的手又轻轻捏了一下,轿夫只听到喉间咔一声闷响,霎时间,便呼吸不了一丝气息。

  正是奋力搏杀的时候,他眼前一黑,浑身力气仿佛被一下抽走,软倒下去。

  直到脊背摔在地上,身体一震,喉间才恢复通畅,浑身毛孔唰一下,泻水似的冒出大量冷汗,只觉在生死间走了一遭,再也提不起搏杀的勇气!

  河边观礼台上,一个戴平巾帻,绯衣白裆乌皮履的崔家客卿远远看着这一幕,放下青花荷叶碗,若有所思道:“控鹤擒龙?”

  李蝉放倒一人的同时,一个轻巧的转身,正要对付另外二人,那两个轿夫却迟疑地停下了,李蝉眉毛一挑,迈出半步,二名轿夫齐齐后退两步。

  “走吧!”

  李蝉摆摆手,转身走向轿子。

  咻!破空声袭来,李蝉反手一抓,稳稳抓住来袭的暗器,一看,是件柚木清漆的剑鞘。

  站定原地,顺着剑鞘来袭的方向一瞧,那个穿绯衣的崔家客卿走了过来。

  “阁下身手精妙,不像是市井泼皮。”

  崔家客卿反握

  新顶点小说阅读网址:m.xddxs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